约伯记 7

1 人在世上岂无争战么?他的日子不像雇工人的日子么?
2 像奴仆切慕黑影,像雇工人盼望工价;
3 我也照样经过困苦的日月,夜间的疲乏为我而定。
4 我躺卧的时候便说:我何时起来,黑夜就过去呢?我尽是反来覆去,直到天亮。
5 我的肉体以虫子和尘土为衣;我的皮肤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。
6 我的日子比梭更快,都消耗在无指望之中。
7 求你想念,我的生命不过是一口气;我的眼睛必不再见福乐。
8 观看我的人,他的眼必不再见我;你的眼目要看我,我却不在了。
9 云彩消散而过;照样,人下阴间也不再上来。
10 他不再回自己的家;故土也不再认识他。
11 我不禁止我口;我灵愁苦,要发出言语;我心苦恼,要吐露哀情。
12 我对 神说:我岂是洋海,岂是大鱼,你竟防守我呢?
13 若说:我的床必安慰我,我的榻必解释我的苦情,
14 你就用梦惊骇我,用异象恐吓我,
15 甚至我宁肯噎死,宁肯死亡,胜似留我这一身的骨头。
16 我厌弃性命,不愿永活。你任凭我罢,因我的日子都是虚空。
17 人算什么,你竟看他为大,将他放在心上?
18 每早鉴察他,时刻试验他?
19 你到何时才转眼不看我,才任凭我咽下唾沫呢?
20 鉴察人的主啊,我若有罪,于你何妨?为何以我当你的箭靶子,使我厌弃自己的性命?
21 为何不赦免我的过犯,除掉我的罪孽?我现今要躺卧在尘土中;你要殷勤地寻找我,我却不在了。